小确幸中的日本
      昭和与平成,上流与下流明仁天皇或将退位,日本的平成时代或将打上休止符。从昭和到平成,如果用最到位的语言来概括这两个时代的精神的话,那就是“上流”与“下流&...[详细]
      2017-12-02
    2017年的五只黑天鹅
      时间战场2016年,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国民总时间(GDT)。3年来,人均每周上网时长变化趋于平缓,稳定在每周26.5小时。估计极限的数字是,有10亿网民人均每天花5个小时上...[详细]
      2017-12-02
    在加速变化的时代里,学会暂停
      这个世界变化的速度有多快?《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他的新书《感谢迟到的你》中写道:“50年来,每两年微芯片的处理能力就会翻一番。如果1971年大众...[详细]
      2017-12-02
    欺骗定律
      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说从内地运到香港应市的淡水蟹,被咸水草捆绑得乖乖的,受到顾客投诉。顾客要买的是蟹,不是草,而浸透了水时草的重量只略低于蟹。这就是说,卖一斤蟹,草的重量占...[详细]
      2017-12-02
    《窄门》的启示
      我非常喜欢纪德的小说《窄门》。“窄门”是从《圣经》中的一句话引申来的:“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故事说的是两个极富宗教熱情的...[详细]
      2017-12-02
    知识分子的风范
      过去的知识分子有一种叫作“风范”的东西,就是他们对人的定位,是非常清楚的。风范听起來很抽象,按我自己的观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从小读古书,不管是中国的还是...[详细]
      2017-12-02
    天机与人为
      有一次,家里的地毯用旧了,我卷起来捆好准备丢掉,换新的,没想到站在身后的小儿子乐朋,竟大哭起来,叫道:“地毯太可怜了,它又不是垃圾,怎么可以丢掉?”我被这出奇的同情心怔...[详细]
      2017-12-02
    吃心理与吃文化
      人有一张嘴,作用有二:一是说话,二是吃东西。不言不语,没关系;但不吃不喝,却是要死人的。因此,嘴巴的功能,主要是吃。人人皆会吃,但吃得斯斯文文与吃得恶形恶状,是很不一样的。前者表...[详细]
      2017-12-02
    什么在悄然影响人生
      为什么一张大学文凭,依旧敌不过家庭出身说到家庭财富水平和父母受教育程度,会影响孩子从小受到教育的质量,这一点很好理解。但是为什么即使贫困的孩子上了大学,他们依然无法在收...[详细]
      2017-12-02
    最丑的风景是人
      在刚刚过去的鸡年春节里,接二连三的游客遭殴打、辱骂甚至毁容事件,再一次给丽江贴上了“罪恶之城”的标签。联系到此前这座小城频频被曝出的“酒托”&ldq...[详细]
      2017-12-02
    有多少人还能回到童年住的房子
      每逢长假来临,我的一位外国朋友就像任何一个在春运里想尽一切办法要回家的中国男孩一样,思乡病起。他用不怎么流利的中文说:“我必须回家拿回我自己的力气。”就好像...[详细]
      2017-12-02
    不通人性的机器
      人不可能像机器一样毫无感情地做出最理性的选择,而是需要时间进行反应、思考、判断。一架满载乘客的飞机从纽约起飞后遭遇鸟群撞击,两台引擎全部失灵,英雄机长奇迹般地实现了水...[详细]
      2017-12-02
    考试和马拉松
      最近新收了几个学生,都是应试教育的受害者。他们的症状很相似:刷了两年题,越到最后分数越不涨,甚至偶尔还有回落。他们虽然最终也被美国大学录取了,但内心充满恐慌,因为他们知道自...[详细]
      2017-12-02
    残酷的选美
      我从来不曾想过,自己竟然会去北京做一场选美比赛的评委。十几年前,中学刚刚毕业,我和几个好朋友带了一大沓自制的批判选美的传单跑到一个选美现场,打算一边散发一边抗议。结果当...[详细]
      2017-12-02
    磕头听来真故事
      郭生白老先生一辈子做中医,八十几岁时还在讲课,站在讲台上可以讲八个小时,不用话筒,声如洪钟。我当年拜郭老为师的时候,磕完头,他把我拉到一个房间聊天。他问我:“你想问什么...[详细]
      2017-12-02
    鹦哥与赛鸽
      北宋僧人文莹《玉壶清话》里的一则小故事流传至今。故事说的是东南吴地有一位大商人段某,养了一只极聪明的鹦鹉,能背诵《心经》、李白的《宫词》,客人来了,它还会唤茶,与来者寒暄...[详细]
      2017-12-02

      2018年1月4日,SGS集团东北亚区首席运营官
      近年来,湖北省全力深化国企国资改革,坚持把
      资料图编者按: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