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五只黑天鹅

时间战场

2016年,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国民总时间(GDT)。

3年来,人均每周上网时长变化趋于平缓,稳定在每周26.5小时。估计极限的数字是,有10亿网民人均每天花5个小时上网。互联网可以开采的国民总时间,大概为18250亿个小时。

这将带来商业上的巨变。

第一,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

电影、视频、游戏、休闲、度假、直播,在时间维度上,它们都是竞争对手。

时间战场,变成了特别重要的一只黑天鹅。

第二,消费者花的不仅仅是钱,他们为每一次消费支付时间。

2016年初,中国电影屏幕有3万块,到年底飙升到4万块。但整个电影票房从2015年的440亿仅仅涨到了2016年的450亿。

除了行业补贴停止之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电影是一个要支付时间的消费品。

猫眼的老板郑志昊说,看电影不是碎片时间的支付,是整块时间。做决定的难度越来越大,时间风险也越来越高。

第三,商机从空间转向时间。

这一轮消费升级提供的不是炫耀品,而是体验品。同样是茶,他们不再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茶付钱,而会为了琴棋书画诗酒茶的茶付钱。

所有的体验,本质上都是时间现象。

服务升级

互联网让所有的产业都必然向服务业演进。围绕服务业进行的消费升级,也是我预判的下一个阶段的消费类创业机会:让用户在自己的知识盲区里能“放心”。

有一次我约朋友吃饭,让和菜头给建议。他说了很简单的几句话:

1.某潮汕牛肉火锅。

2.我吃过10家,这家最好。

3.严格按照商家建议的时间涮肉,说4秒绝对不要用5秒。

4.调料只许用酱油加点辣椒圈,绝对禁止用麻酱。

我愿意为这样的粗暴态度付费。所有这样的服务,背后的精神就是7个字:你不用懂,听我的。

这样的服务升级,是2017年市场上的第二只黑天鹅。

智能革命

智能革命来得又快又急,2016年,不管是谷歌、苹果、亚马逊、Facebook、微软,还是中国的BAT,不管原来的主营业务是什么,大家都把重兵压在了人工智能上。

智能革命,2017年的第三只黑天鹅。

第一,人工智能不是在复制人类,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存在。

人的能力有限,思维方式是尽量简化,于是我们有“奥卡姆剃刀”原则: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这样可以更方便地理解和传递知识。但是机器的能力足够强,它不需要把世界简化了之后再去理解。人工智能其实是让世界恢复了原本的复杂性。

于是,运用机器思维的亚马逊公司,它拥有3亿用户,就可以根据大数据运算出3亿个结果,给每个人展示一家独特的店。

第二,人工智能不会提高玩家参与的门槛,反而是降低了参与门槛。

谁的数据更多、更精准,谁的技术怪兽就被喂养得更强。

过去我们以为,人工智能这一波机会是大公司独享的机会,但是现在看起来,那些顶尖的算法工程师会出来创业,会进入新兴公司和新兴市场;那些计算能力已经通过云技术变得人人可用;那些数据本来就不是大公司的。

第三,人工智能不仅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过去1万年,人类的总趋势是,在技术的帮助下,个体变得越来越强大,选择变得越来越多元,我们面对的世界越来越丰富。但是丰富到这个程度,就很尴尬了。因为我们看不过来,所以海量信息并没有什么价值。因此,公司们也在发生变化。

谷歌的逻辑起点本是要给予大家更丰富的世界、更强大的能力,但到了今天,这个逻辑倒转过来了,它倾向于给你的信息越来越少,越来越逼近你实际的需求。你不用亲自在信息的海洋里游泳。

我们这一代人最有效的生存策略也许是像财新传媒主编王烁说的那样,做智识的游牧民族,看见哪里的青草更肥美,我就转场到哪里。

认知迭代

互联网刚兴起的时候,我们形成了一个错误的认知——世界是平的。

十几年过去,我们却发现,世界是碎的。互联网正在造就大量的人际隔膜。人和人互不理解、互不认同,甚至互不知道。

世界越来越破碎,而那些治愈破碎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值钱。

我们把这个力量称之为共同的认知。

猫眼老板郑志昊说,投资的现状是,大妈买黄金,“土豪”买资产,一流投资家买IP。IP是什么?你以为是虚头巴脑的知识产权吗?它就是越来越稀缺的共同认知。

认知税,成了2017年的第四只黑天鹅。

抢认知会变成下一个战场。谁能提出新认知,谁就将占领未来。

阿里巴巴从2009年开始做“光棍节”,一直演化到后来的“双十一”。从当年的5000万营业额,做到2016年的1207亿。马云生生地在全体中国人的脑子里插进了一个认知。你说这是一个得逞的诡计,我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商业创造。

后真相

后真相的意思不是没有真相,而是对这个世界来说,情绪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事实。

后真相时代的来临,最核心的变化是人们越来越不关心真相,而只关心立场、态度和情绪。

之所以叫“后真相时代”,是因为真相太贵了。

过去,我们总说真理越辩越明,基于事实的论战,总归有对有错。但大家看到的事实不同,认知的层级不同,是非对错很难论定。

它带来的真正危机是共同体危机——2017年的第五只黑天鹅。

文明的进程不只是财富的膨胀和个人的自由,其实还有一个坚定而强韧的线索,就是建立共同体,换句话说,就是怎样定义“我们”。知道我们是谁,协作才能展开,财富才能积累,安全才能获得,尊严才能建构。

后真相时代正在不断地削弱我们的共同体意識,而这正是我们的文明之锚。

那么认知会成为构建共同体的依据吗?不会,因为它太脆弱,且每个人的认知成长都不同步。

但创业者们之间的共同体,在这个时代却凸显了出来。

只要你正在试图通过提升自我的认知,试图构建全新的合作,试图探索不同的可能,你就是创业者。

在所有时代的探险者群体中,都会自然形成守望相助、无私分享的伦理。因为内心太孤独,风险太难测,多一点信息,就多一分胜算;少一次协作,就少一次生机。暂时的成败,算不了什么。一生的对手,也都值得尊敬。

这是创业者会成为一个共同体的根本原因。

    距离12月31日现场直播的跨年演唱会越来
    涪陵胭脂萝卜胭脂萝卜是涪陵特产之一,它
    区政协卫生服务队队员在为村民义诊12月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