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排长王德成(五)

   卫生员姑娘背着王排长向东走去。这时,天渐渐地要黑了。他俩到一座山腰。这时,小孙把王排长放在一处树下有点草的地上,就先把药包放在树下,她想让王排长把头放在包上能轻松地躺在地上,这样对王排长的肚皮上的伤有好处。      看见小孙站在自己的紧系着宽皮带插着驳壳枪的王排长的腰间旁。躺下的王排长对她说:“你也坐下休息吧。”      小孙没有回答,她抬起手擦自己脸上汗水,就往脸上方的树子一望,看到天上金黄的光辉温情地向一片蔚蓝的晚空里散放,看上去多么迷人!她看了会,就低下脸,忽然看到了在自己面前,挨在自己衣服的茂盛草木往下伸出的山脚往西一过去,就是被竹林挡住些的、十多间灰色的茅草房顶,错落散开在小村子里。      “排长,下面有个村子。”小孙说。      “是吗?”      “天要黑了。我们打了一天的仗了,没有吃东西。排长,我还是到村里的老乡家里要点吃的。”      王排长摇摇头,说:“不用去,”他又说,“现在老乡也苦。我听副营长说,现在谁家敢私藏红军和红军有牵连,被发现了会被白狗子杀头的。”      ‘喔,我想我们只是到村里去要点吃的,又不住在老乡家里,一要到吃的就走,这不会连累老乡的。”小孙说。      王排长想到打一天的仗,一天都没吃饭,他才觉得自己的肚皮是空的。就同意说:“小孙,你去吧。”      “我去了。”      然后,小孙就下山去了……      卫生员姑娘小孙到山下面的村子去了。她走了不久,王排长就肚皮痛了起来!痛得时不时眯着眼睛,也裂开嘴,他只好双手捂着紧系宽皮带插有驳壳枪的被血染红皮带和军衣的肚皮,睡在地上,还再疼,于是,他干脆不管了,就这样直挺挺躺在地上,就双手捂着肚皮,等肚皮上的伤口疼。不知过了多久,天暗黑了。在王排长周围身边的树叶,在他躺下的身边的高耸树子已经一片暗影浮沉。从树叶间吹来的微凉晚风,使他还感到舒爽。他感到了此时山林间那静寂的气息,安宁般的使人入睡。一时令他痛苦,肚皮的痛都解弱了。至于下午对战死的红军战士的内疚思绪,被眼前的安静占据了。      天几乎黑近。在神智迷糊中,王排长就双手捂着疼痛已经减弱的肚皮,睡在地上,紧闭嘴唇。过了好一会,他听到了脚步声,在往他这里的方向的山上缓慢都走上来。王排长知道是小孙找吃的回来了。要招呼一声,不然,小孙会看不见的。      “是小孙吗?”      听到是前面黑乎乎的山脚上的树林里自己排长声音,小孙就回答:      “排长,是我。”      “你要小心!我扶不了你了。”王排长在上面说。      “排长,我会小心的!”      小孙就向着自己排长的声音,慢慢地走上山腰去。由于天暗黑了,她看不太清自己排长,也担心,把自己排长踩着了。就一步一挪到自己排长的身边。利用不是很黑的光线凑近了,才看清些躺在地上的排长。就惊讶地问;      “排长呀,你怎么倒在地上了?”      “我刚才肚皮痛的厉害,受不了,倒在了地上。”      “我扶你起来。”      “嗯。”      小孙就把要来的红薯放在地上,把倒在树下的排长扶起来,靠在树干上。      问:“排长,你肚皮还疼吗?”      “现在好多了。”      “来,我在老乡那里要来三个红薯。”小孙说。就拿起放在地上的红薯跟了王排长,王排长就吃了起来,他也肚皮饿。      然后,三个红薯就吃完了。      王排长才吃饱。这时他忽然想起小孙。就问:“你吃没有?”      “我拿着就吃了一个,不然,我也没有力气回到你身边。”      小孙说她吃了,王排长就没有说话。      之后,小孙说:      “老乡跟我三个鸭蛋,我也吃一个了。现在我剥好,跟你吃。”      “我来弄。”      “你有伤,尽量不要动。”      “小孙,我一个男人没有这样弱。”王排长还是要一些面子的。就要强地说。      “打仗我们听你的,现在你听卫生员的。”      “好吧。”黑暗中的王排长就服从了。也吃了鸭蛋。他们就聊了一会。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距离12月31日现场直播的跨年演唱会越来
    涪陵胭脂萝卜胭脂萝卜是涪陵特产之一,它
    区政协卫生服务队队员在为村民义诊12月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