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济南情(小说连载)

  第一章踏青春梦      春天,着实是到了济南了,市街路树、古院垂柳、景区草木、校院绿荫,包括小区园化,那些枝头芽、草叶嫩、初蓓蕾,都已经纷纷抽头撒娇了。      娇阳下的大明湖,岸柳翻新,荷叶枯润,涟漪走水,波光粼粼,十色风采。历下亭两岸对望,北极阁、铁公祠、汇波楼、超然楼等四方来客目古舒怀。乡客乡音走进出,游船游车忙来回,儿童嬉闹景道湖边,游讲人喧此起彼伏,到处是踏春游湖图画。      从大明湖到趵突泉,人拥车连,一路叫游声、喊住声、小卖声、人语声、行车声连唱坪地路台。散游过客川流达快,集游人群游旗挂空旖旎,游队参差紧随,过一荐又一批,把那一段路途涂鸦得一派闹游沸腾景象。      走进趵突泉公园,大都是急着一睹“趵突腾空”壮观景象的盼望,无遐顾及袖旁小井流水、石型雕字、坊亭古筑的小雅景致。这日午后二时,泉涌趵突周边,已是游人流成肉墙,挤挤挨挨了。在观澜亭、来鹤桥和围住泉潭的石栏边上,满是盯望泉喷兴致十足的游客,一个个举着手机,对着照相,一些摄影专业和爱好者,有的撑着支架,拉开长焦,试镜调角,有的手持专业相机不断转换角度,拍读着千古泉喷、诗韵“卜嘟”。      今天的趵突泉似乎有些超常激动,眼眼喷涌试高低,而喷情雅声又不断地撞击着周观游人的心脉与惊叹。那声音里还像是在吟咏着“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等古来今驻的济南游景胜地,氤氲着千佛山的古刹、五龙潭秦琼故居名士阁、明府城文庙古街院落、洪楼教堂,还有近郊四门古石塔九顶松、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城子崖遗址、东晋灵岩寺,以及与趵突泉齐名的百脉泉、九如山瀑布群风景区、东西科技城、泉城广场、万达一条街等等。古色和今朝的浓浓味道,细数着古今胜处、名人墨客、地方佳肴,一道道风味黏口的美景娇作,在游客的心里来回荡漾。      忻初春扎扎实实做了一夜的春梦,从星期天晚上十点睡进梦乡,及至第二天上午还在梦里雾里。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满光晒窗盖被打脸了。家里一片空荡,只有窗外零星鸟声和街路上的过往车辆,在淡淡地慰籍着他的寥落。一夜的梦里魂游,让他感到身心疲乏,此刻的他还想懒在床上迷糊一会,再细细地思啄一下梦味。昨夜,他不知道自己脱附的魂穿越了多少时空,经过了多少地方,只知道他随魂飘游在他乡四方,留在床上仅仅是一具僵壳和没有节奏的呼噜声,无序随意地在打扰着静美温馨的居室。然而,梦里的济南,似乎还停留在他的脑头心尖,记忆如同亲历,清清晰晰。      他去过济南,还不至一次,不过都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因为大都是去办差,所以几乎没有停顿下来玩过。记得有一次夏差,中途有半天空时间,他独自去了大明湖和趵突泉,但也仅仅是走马观花,迈步量地,连“到此一游”都算不上。现在,哪怕让他掏尽全部记忆,也只有湖水、荷花、岸柳、古筑和趵突泉的冒泡,那些孤影单词了,根本画不出它们鲜活的样子来,更不要说那里的世传诗文牌记了。      年纪青青,大白天偷睡,实在是有碍阳眼。到了九点多,忻初春才隐隐感到懒床的不好意思,更何况公司还真有几件事约等着他去处理,这才双手扣指反转向脸孔上方撑了撑,怠惰散漫地坐了起来,并随手抓过一件白色衬衫套到身上,同时坐到床沿用脚丫爬进毛绒拖鞋,然后站立在床边,一件一条地穿起了衣裤。      在洗漱间刷牙时,忻初春突然莫名地笑了起来,满口白沫全喷在了镜台上,斑斑糊糊一片。他难以理解昨晚怎么会做一夜的梦,竟然还梦落济南,这对于今天的他来说,真的是八杆子都打不着。虽然,昨天他在自己的公司办公室里,与一些铁朋钢友谈过今年的春游,但压根没说去济南,不知道是那根神经错触到了济南。倏然,像是什么东西抵了一下他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噢”出声来。“怪不得!”他脱口而出。原来,上星期他去听过一个讲座:儒家文化与企业管理,老师的论古引典都是“子曰”,并讲了很多山东济南,又摊上与山东济南美女姚梦洁挨坐在一起,即使没有传染,也有感染。      看来,今年春游是非去济南不可了。忻初春自言自语地答问着自己的问题。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距离12月31日现场直播的跨年演唱会越来
    涪陵胭脂萝卜胭脂萝卜是涪陵特产之一,它
    区政协卫生服务队队员在为村民义诊12月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