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情

       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平凡生活对我们来说都很平凡,平凡的生活中,有我们的记忆,有我们的欢笑,也有我们的泪水,就是这样平凡日子伴我们渡过无数个日日夜夜。   上世纪80年代在中国北方一个小镇,在这天本是一家人兴高彩烈的大年三十晚上,有这一对夫妻确无法高兴起来,因为他们家又添了一口人,家里已经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这时又添一张嘴,孙老汉眉头紧锁,谢过村里的产婆之后看着虚弱的妻子和在一旁熟睡的孩子孙老汉坐在一旁抽起闷烟来,他愁啊前面三个已经都养活不起,又添一个以后日子还怎么过啊。媳妇小梅拖着虚弱的身体说:‘’娃她爸,你别担心有我呢,我们一起努力把孩子养大,吃再多的苦我都不怕。‘’听着媳妇说这话孙老汉心里更是难受,自从媳妇跟了自己就没有享过一天福。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自己的妻子,以后可苦了孩子和媳妇了,心里想着自己累死累活都要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   三个孩子的出生让孙老汉已经比同龄人苍老许多,所以大家都叫他孙老汉每每听到别人叫他老汉都感到自卑和自愧,自己本来就是老实巴交的庄家汉挣不来钱,连一家温饱都成了问题。   现在,一家老小六张嘴每天都等着吃饭。每天一回到家里,前面三个还好说两个姑娘长大了嫁人,她们都很懂事每天知道帮家里干活,老三好出生才一岁,都是大丫头帮忙照顾老三。老四刚出生,老婆身体不好有没有奶水,饿的娃直哭,小梅也着急这大冬天的去哪里找奶水啊,这个冬天怎么熬过去啊。   ‘’有人在家吗?‘’孙老汉起身出去开门,原来是大姐来了,赶紧让进门来。   小梅的娘家大姐来了看到家里这么多孩子跟孙老汉说到:‘’妹夫啊,要不我把老四带到我家给你照看着,你们两口子孩子太多,照看不过来,也帮你们少张嘴,我家那两个小子都已经长大了,我也没什么事你看怎么样?‘’   孙老汉当时两眼就涌出了泪水,‘’姐啊,我们两个正为这孩子怎么养大发愁啊,小梅身体有不好,我想给给她买个补品都没钱,我真对不起她们娘们几个‘说着孙老汉痛苦起来。   吃完中午饭,孙老汉给孩子收拾了些衣服,大姐就抱着孩子离开了屋。孙老汉和小梅在家里难受了好几天。   第一章:小梅学手艺   很快过完年,天气也暖和了。小梅说:‘’   娃他爸,我想学个手艺,给家里贴补家用‘’ 孙老汉问道‘’你想学啥呢?‘小梅说:‘’我想学理发,因为每个人都要理发,但是自己又不能理,必须求人。‘’   孙老汉想想说:‘’你有没有学过怎么给别人理发.万一给人理坏看看,还不让人家丢死人了?‘’小梅说:‘那你不用管,我自有办法’   过了一周小梅拿着理发工具找孙老汉说:‘’我已经学会了,要不先那你试试,‘’孙老汉说,试试就试试反正理坏了也不怕,大不了再理成光头,没想到小梅竟然给自己理的不错。问过缘由,原来媳妇每天到镇上理发馆拉话,自己暗中把所有细节都记下来,回来那孩子试了好多次,害得三个孩子都变成光头一天都不愿意出门,最后终于成功了。   听完媳妇的话,孙老汉真佩服媳妇,就这样孙家媳妇开的理发馆就这样开业了,刚开始给街里邻居理发,还是很担心,大家鼓励小梅说没关系理坏了一个月就又长长了,就这样在大家的不断鼓励下小梅的理发馆正式营业了,村里的一位老人还给起了个名字叫‘’新美理发馆‘’预示给每位顾客带来新面貌和美好生活。   就这样,孙老汉每天给小梅当助手日子过的越来越好,也很快在村里盖起了楼房,眼看都过去三年了,孩子都已经长大了都已经上学了,可是老四还在姐姐家里,也倍是想念。   来到大姐家里,老四已经都自己开始说话了,见到了自己父母却显得生份。孩子一直往大姐背后藏,大姐叫过来说:/"孙平啊,快叫妈妈这是你妈妈/"孩子半天都不叫。   看到这里眼里流出了泪水,这么多年多亏大姐帮忙带孩子,可是孩子和自己已经显得生疏,真是亏欠孩子太多了。   现在日子变好了,决定带孩子回去,回到家里他的姐姐和哥哥们还懂事,把自己好吃的都给孙平吃,很快小孩又热闹的玩了起来。   就这样过了三年,孙平也上学了,一家人的日子是和和睦睦的令村里人非常羡慕,这天孙老汉和小梅在家里给孩子们包饺子,大丫头孙乐急匆匆跑进来说:/"妈,不好了,孙平出车祸了/"两口子如同晴天霹雳赶紧跑出门外,发现一堆人围在一辆卡车旁边,二丫头孙艳和三小子孙凡在大声哭喊。   第二章:孙平遭遇车祸   两口子冲进人群,看到孙平躺在地上,孩子已经昏迷不醒。怎么叫也没有反应,村里人说赶紧送孩子去医院吧,救命要紧。   来到医院孩子进了急救室,小梅坐在地上痛哭起来,孩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可让自己怎么活啊。肇事司机在一旁安慰小梅说:/"大妹子,真是对不起啊,我一不留神把你家孩子撞伤了,我一定给孩子尽力抢救。‘’肇事司机一看也是满眼通红,知道自己给小梅一家闯下天大的篓子,孩子要是出什么意外,自己那什么给人家还啊。   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孩子脱离了危险,只是脑震荡,经过一周的治疗孩子出院了,从此以后孙老汉一家对老四更是关心倍加,就怕再有闪失。特别两个丫头,可以是一天到晚都陪着老四,这让孙老汉两口子心里宽慰了许多。   经历了上次风波之后,一家老小都更加爱护老四了,什么活也不让他干,什么好吃的都给老四吃,哥哥姐姐就是仆人一样每天到晚伺候着老四。   孙家日子是越过越好了,家里也盖了新房大姐二姐都上高中了,老三和老四也读初中了,一家人生活的开开心心的。   孙老汉,这几年也是时来运转,做了点养殖的生意。再加上他人勤快又能吃苦耐劳,很快走上了小康之苦。   养殖场的规模是越来越好,孩子们争气,小梅的理发馆生意也特别好。孙老汉每天晚上都偷着乐。   第三章:天有不测风云,父母双亡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正在读高一的孙凡被老师叫到办公室,里面孙平已经在等着还有村长。   村长犹豫了半天对两孩子说,“你妈妈和爸爸今天路过村口,看到一落水儿童,你母亲父亲是把孩子救出来了,可是自己体力不支被水冲走了,村里已经准备后事你们赶紧回去见上最后一面吧”   孙平和孙凡听完直接嚎淘大哭起来,老师们也都控制不住心情,全都痛哭起来。   世间之事就是这么的不公平,昨天一家还坐一起开心吃饭今天就阴阳两隔。姐妹四个抱头痛哭了整整三天三夜,听得村里人人人都替这四个孩子担心以后的生活。   村里人经过商量,决定这四个孩子的学费生活费都村上出钱,村里人把钱拿到老大孙乐跟前,说这是村里人的心意,把大家的想法给他们四个说了,以后生活费学费都村上管了。   第四章:孙家有女初长成   老大孙乐拒绝了村里的钱和帮助,第二天就和老二孙艳退学了姐妹两个对孙平孙凡说,以后的家只能靠我们了。   你们两个继续上学,家里有我和你们二姐两个,大姐和二姐像变了个人,在养殖场什么活都要干。   村里人只要没事都会来给孙家来帮忙,可是都被拒绝了。两姐妹硬是撑起了家。   老三孙平看到两姐姐从白天到晚上的忙,也不上学了,在家里当起了顶梁柱。   孙凡死活万休学回家帮忙,被大家美美的打了一顿。“爸爸妈妈走了,我就是家长,你是孙家的希望必须读书让你上大学是父母生前的希望我一定要帮他们实现”   你现在马上要高考了,考个好成绩,给我们孙家长长脸也让我们家扬眉吐气一回。   孙平知道两个姐姐相当不容易,决定出去闯闯,将自己的想法给两个姐姐说了,两个姐姐都不同意老三的做法,为此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大姐体会到了做家长的难处,如何管理好这个家庭相当的不容易。   可以孙平还是坚持到底,最后大家没有办法。只能同意了孙平的想法,就这样孙平离开了这个家出外闯荡了。   孙平来到了省城西安,这里就是繁华热闹,自己原来都呆在山里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为此他美美的逛了好几天,可是眼看大姐给的钱不多了怎么办,他得找活干啊。   找过很多活,人家都闲他年龄太小不要,转悠转悠的发现前面有解放军在征兵,他跑过去问人家要他不,他这次聪明了谎报了年龄就这样当了兵,临走之前给家里写乐一封信说自己去当兵了。   大姐收到信痛哭了好多天,后悔自己让老三出去。对不起父母没有照顾干弟弟,让他独自一人去当兵。   第五章:孙凡考上大学   又过了三年,孙凡要考大学了,大姐二姐这几天非常高兴,这几年大姐已经结婚了,姐夫是邻村的跟大姐是同学,大姐结婚时要求姐夫必须帮着把孙凡上完大学才行,姐夫长贵是个勤快人,我们价的事情他都知道也愿意帮我们价渡过难关。   姐夫和两个姐姐每天照看养殖场,也非常辛苦。   终于等到出榜日了,索道考上了省城的大学,家里的非常高兴,这是这么多年开嘴高兴的一天,大姐烧了很多菜,一家人坐一起庆祝孙凡考上大学了,终于对的起已经死去的父母了。   孙凡今天头一次喝酒,姐夫长贵也很高兴孙凡是这个县城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这天大姐二姐也喝酒了,孙凡正喝着给大姐二姐和姐夫鞠了三弓,是你们真的多年辛苦供我读书,我谢谢你们了。   说完一家人抱在一起痛苦起来,这是高兴的哭。   很快,孙凡要去省城上学了,这天姐夫长贵和大姐送孙凡去学校,办完入学手续安排好了一切孙凡送姐姐姐夫离开了学校。   第六章:求学   孙凡知道家里供他读书不易,更加努力读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学习。   很城市孩子比起来,他显得太寒酸了,内心难免自卑起来,每次都很晚去食堂吃饭,因为没有钱他总是买最便宜的饭菜,为此食堂师傅都认出他了,都给他多打饭菜,尽管这样还是吃不饱,每天都是饿着肚子看书,实在不行就使劲喝水。   有次打饭碰到了办理的一个女同学,她叫张燕是城里娃,看到孙凡吃得饭菜,就把自己那份拿给了孙凡。   “我吃饱了,这饭还是你吃吧”   “不要骗我了,我观察你很久了,怕当面揭穿伤你面子,所以今天才出来找你的,赶紧吃吧。吃完了我带你去个地方”张燕看着孙凡说   也许是情窦初开,孙凡的眼神撞到张燕的眼神赶紧躲开了,张燕却笑嘻嘻的说到   “怕我吃了你?我又不是老虎”   这是孙凡长这么大第一次和女孩说话吓得手心出汗。   狼吞虎咽之后,她们来到了操场。坐在地上看着夕阳,他们畅谈理想,张燕也是农村出来的可她不自卑,从她身上体现出一种阳光明媚的感觉。他们聊了很久,从比孙凡多了一个朋友除了学习他们更多的谈理想。   孙凡发现,人不能被生活吓到,不能只单纯的读课本上的知识,更要拓展思维方式多看政治,做一个有理想有报复的年轻人,而不是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   经过了大学几年得学习,孙凡思想了有了很大触动,明白了很多道理,张燕成了孙凡思想得启蒙老师,同时他们成了最要好的朋友也是知己。   同时,他们两个一起进学校社团一起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精神生活得到了充实。   第七章:孙平军队立功   自从孙平参军以来,努力训练各项军事考核都是优秀,得到首长的一致好评,该在军队入了党,当了班长,这些年在再当兵更是思念家人,他将这一切都写给了姐姐,姐姐知道弟弟这么优秀当然非常高兴,鼓励他在部队好好变现不要给部队丢脸。   在一次地震救灾中,孙凡变现勇敢非常突出,部队给予孙凡“二等功”,可是孙凡再这次执行任务中腰部受伤不能继续留在部队,只能选择转业,到基层中去服务社会,孙平被分到自己家乡的派出所当了一名警察,复原那天大街和姐夫来接的他。   姐弟两个相拥而泣,了解到家里一切都好非常高兴。知道弟弟孙凡考上大学,知道姐姐姐夫着几年非常辛苦。   孙平趁着休假到学校去找孙凡,在门外等了许久才等到弟弟,发现弟弟成熟了许多,像和读书人。   兄弟两人,在外面饭馆吃饭,他们聊了很久讲到自己得经历,发现彼此都变卦很大,感叹饭要是父母还活着该是多好。   兄弟两个分别了,孙凡在回学校的路上想,哥哥经过部队的洗礼变得太多了,自己要赶紧参加工作到广大的社会中锻炼自己让自己得到更多的锻炼。   第八章:毕业分别   眨眼间大学四年完了,期间给自己留下了很多美好回忆,也认识了很多朋友。最关键认识了张燕,这个帮自己开拓视野的知己朋友。   “孙凡,你有事吗?我想和你一起在操场上散最后一次步”   “好啊,我有时间”孙凡回想到,这么多年他们思想的交流就是在散步得过程中,互相学习,探讨社会,畅谈理想,也许这次就是最后一次散步了,因为明天他们就要分开,去各自的单位报道,从此天各一方,下次相遇不知道了是什么时候了。   “你毕业了到哪里去工作?你不想留到省城吗?”张燕问到   “我想回到我的家乡去,那里更需要我”   “你真的愿意离开我,我们相处了这么久你没有一点感情?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让我父亲给你安排工作”张燕祈求道   “你父亲怎么可能?我们都是农村孩子,你能留省城已经很幸运了,别开玩笑了”   “我是为了和你在一起骗你的,我父亲是某市的市长,只要你悬疑我爸爸一定可以的”孙凡听到这句话相当惊愕可是又恢复了平静。   “你不懂,我早都猜出来你不是农村孩子,因为你的言谈举止根本装不出来,我还是要谢谢你这么多年给我帮助,可是我离不开我的家乡,那里更需要我回去建设”孙凡坚定的说到   “我只有一个请求,你明天能来车站送我吗?”张燕说到   “能”孙凡说到   第二天的站台上,火车马上要驶离车站了,他俩相拥在一起迟迟不肯分开,看着张燕上了火车,孙凡喊到“张燕我爱你”张燕在车厢了失声大哭,看着火车走远,孙凡回到宿舍狠狠灌下一瓶白酒浑天黑底睡了一天一夜。   第二卷:追梦理想    睡醒后的孙凡,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到单位去报道。孙凡选择了家乡的一所学校,之所以有这样的选择也是因为自己的经历有关,自己的家乡太过于贫穷,很少有人读书,大多人都是娶妻生子,默默无闻的过完一生,没有追求也更加谈不上理想,在自己的那块地方过完一辈子,从来没有想过到外面看看,外面是多么的热闹繁华,充满希望的地方。 第一章:理想在现实中灰飞烟灭 农村人的冬天生活非常单调,除了吃饭睡觉什么也不干。他们精神生活异常单一,孙凡来到学校,这个这个小学校长听说学校来了个大学生非常高兴,早早带领全村人来到村口迎接孙凡。 孙凡下了车,这个所谓镇上最好的学校,就是一个废弃的窑洞,里面稀稀拉拉坐着几个孩子,老师是镇上唯一度过初中的女娃给上课 ,孙凡看到这一切心里感到莫名其妙的失落。 孙凡出于尊敬与女老师握手,女老师吓得手忙脚乱。因为在这大山里面,握手这种礼仪是城里人才用的,可孙凡此刻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知识改变这里,让孩子有理想有报复,都能走出大山去外面看看。 校长给孙凡安排了宿舍,其实就是一个废弃多年的窑洞。他收拾了整整一晚上,才收拾好了。 “孙老师在吗?” “在,请进”孙凡赶紧下炕去开门,原来是学校的女老师, “请问你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孙凡问到 “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家就在这村上,我把就是我们学校的校长,我叫白晴”她说着伸出右手要和孙凡握手,孙凡请她坐到炕上。 他们说了很久,原来白晴也在省城读过书,父亲一辈子都在教书育人,可以这个地方太穷了,基本孩子们都不愿意读书,基本都在家放羊,等大了给去个媳妇就算完事了,觉得读书就是乱花钱。 白晴在省城读过中专,因为她爱孩子也爱自己家乡,更爱老师这个行业。放弃留在省城的机会回到了家乡,结果把看父亲气昏过去,可是性子犟的她,最终说服父亲就在学校当老师,毕竟孩子学的比自己多,更能教好这群孩子,所以就让女儿在学校接替自己教书育人了。 送走了白晴,孙凡整整想了一个晚上,觉得自己面前的困难还很多。第二天他找到了白晴,他们讨论了很久决定挨家挨户做工作,动员家乡让孩子们读书。 可是,跑了一个月只来了寥寥几个人,思前想后孙凡做了一个大胆决定,只要让孩子读书学费全面,很快几乎每家每户都把孩子送来了。 看到学生这么的多,可乐坏了白晴和老校长,这么多年的老问题让孙凡一下解决了,还是知识就是力量啊,白晴自从跟跟孙凡跑前跑后心里慢慢的对他有了好感。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距离12月31日现场直播的跨年演唱会越来
    涪陵胭脂萝卜胭脂萝卜是涪陵特产之一,它
    区政协卫生服务队队员在为村民义诊12月2
'); })();